<bdo id="2umnn"><optgroup id="2umnn"><dd id="2umnn"></dd></optgroup></bdo>
  • <option id="2umnn"></option>
    <option id="2umnn"><source id="2umnn"><ruby id="2umnn"></ruby></source></option>

        <div id="2umnn"></div>

          <option id="2umnn"></option>
          首頁 > 資訊 > 快訊

          從不以數據為目標驅動 仍居“隱形冠軍”寶座,村田是如何做到的

          2022/03/10 13:49      IT產業網   


            村田制作所,是一家日本企業。它的名字并不為人熟知,但產品卻深入在每個人的生活中,手機、電腦、汽車無處不有。它從日本的家族企業起家,至今已有77年歷史。村田制造的是電子元器件,其中片狀多層陶瓷電容器、EMI靜噪濾波器、高頻電感器在全球的份額都達到30%以上。每一個手機、每一臺汽車中都需要數百甚至數千個這樣的元器件。

            村田是“隱形冠軍”,它的客戶遍及高科技領域的大小巨頭。在手機領域,有華為、小米、OPPO、VIVO;智能汽車領域,有上汽、蔚來、特斯拉、理想、小鵬汽車等;5G基站,他們的合作方是華為、中興和大唐。此外,村田與阿里、騰訊、百度、滴滴也有合作。眾多消費者熟知的科技品牌,都選擇村田作為可信任的元器件供應商?梢哉f,村田正在低調地為不可計數的消費者提供間接服務。

            這家成立于1944年的公司,運營到2021年業務范圍仍在無限擴大。在5G和自動駕駛即將來臨的時代,村田的想象空間也隨之擴大,因為越復雜精密的儀器,需要越多的高端元器件。比如,5G手機所用到的元器件數量是低端機型的兩三倍,而新能源車、智能汽車用到的元器件數量會是傳統汽車的三倍以上。

            2020年疫情當中,村田的銷售額和利潤依然在上漲。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村田銷售額16320億日元(約合954億人民幣),比上年上漲6.3%;營業利潤3132億日元(約合183億人民幣),比上年大增23.7%,創下銷售額和營業收入的新高。大中華區,集中著村田的主要客戶。據最新財報,大中華區的銷售占村田總體的58%,超過美國(10.5%)和日本本土(8.4%),且與上年相比,這個占比仍在擴大。

            疫情影響之下,村田業績增長的邏輯在哪里?七十七年來,它的不敗之道是什么?對未來的發展有何規劃?

            帶著這些疑問,2021年6月11日,在村田位于上海的中國總部大樓里,南方人物周刊對村田(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總裁佐藤俊幸進行了深度訪談。

            他1988年進入村田制作所工作至今,除了日本,還曾在新加坡、菲律賓、中國臺北工作,與中國的淵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04年在深圳的工作。伴隨村田的發展,他完成了從實踐者到管理者乃至領導者的角色轉變,也見證了全球特別是中國高科技產業的飛躍。在不斷變化的市場格局中,他正在傳承并堅守“村田式”的研究精神,并在此基礎上不斷尋求創新突破,引領村田向著他們的藍圖行進。

            “全球最大的被動元器件商之一”

            人物周刊:村田是一家全球的“隱形冠軍”公司,產品專業度高,客戶面向通信、電腦、手機、汽車等領域。能否簡單地向讀者描述一下,村田的產品是用來做什么的?

            佐藤俊幸:村田是一家主要做被動電子元器件的全球廠商,如果只看營業額,是全球最大的被動元器件商之一。我們專注制造非常小型、高性能的電子元器件,各種地方都會用到,最出名的是陶瓷電容器,一臺手機大概要用到一千個陶瓷電容,汽車是八千個,非常高級的汽車可能用到兩萬個。我們一年的生產量超過一兆。

            人物周刊:怎么理解“被動電子元器件”?

            佐藤俊幸:它也叫無源器件,所謂“源”指的就是電壓源、電流源等。主動元器件需要電源才能發揮特性,被動元器件不需要外加電源就能工作。最有代表性的主動元件是半導體、芯片,被動元件則有電容、電感、電阻。

            (▲ 圖表數據由村田根據行業分析預估所得)

            人物周刊:2020年村田的業績很好,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2371億日元,比2019年提高了29.5%之多。在疫情之中逆勢上揚,是如何做到的?

            佐藤俊幸:疫情在全球擴散,造成了我們生活方式非常大的改變,以我自己為例,我兒子和女兒是大學生,在日本上課都改為線上授課了。還有“宅經濟”的發展,大家在家里玩電子游戲的機會多了,出門不選擇搭大眾交通工具而是自己買車的人也多了。這些都會使人們對電子設備的需求增加,對我們來說也是利好。還有一些新的技術革新,比如5G或自動駕駛,都會帶來更多對我們的產品的需求,村田過去的成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這樣。還要歸功于村田在全球各地的員工,大家健康狀態非常良好,能夠支持公司巨大的成長。

            人物周刊:疫情時代,村田的社會課題和貢獻從何體現?

            佐藤俊幸:我們在2020年4月成立了可持續發展部,去年也官宣加入RE100,發布到2050年將可再生能源的使用量提高到100%的宣言。 針對疫情,村田推出了已經證實可用于空調和空氣凈化器等的離子發生器Ionissimo®,它對新冠病毒有滅活作用;也與帝人富瑞特株式會社合作開發了一種具有抗菌性能的壓電纖維,PIECLEX,這種材料具有抗菌和除臭功能,可以減少環境負荷。此外村田還圍繞“碳中和”采取了一系列舉措,也在多所大學設置助學金,以及開展捐贈物資等活動。

            手機和車越智能,需要的元器件越多

            人物周刊:在村田的全球業務版圖中,大中華區銷售占58.4%,遠超美國和日本,且占比仍在擴大。中國成為村田最大的銷售片區,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佐藤俊幸:中國一直以來就是世界電子產業的制造中心。 村田1973年率先在香港設立銷售公司,開始進入大中華市場,1978年在臺灣成立了生產銷售公司。1994年在無錫設立工廠,1995年在上海成立銷售公司。2009年以來我們開始對大中華區的銷售額進行獨立統計,當時它已經是全球最大的市場了,占41.2%。目前村田的員工在全球有七萬多人,中國員工大概超過兩萬人。

            人物周刊:從村田的角度,如何看待目前的“芯片荒”?在芯片領域,村田將會如何和中國企業建立合作關系?

            佐藤俊幸:芯片是主動元件,早些年,作為平行的上游企業,村田與其沒有太多的直接合作。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下游企業尋求更完整、全套的解決方案,這造就了村田和芯片企業之間的連接。

            村田非常重視這種合作機會,特別成立了一支團隊來支持國內的半導體廠商,希望通過我們的產品和技術,實現芯片產品最優化的功能,以戰略合作伙伴的關系,一同服務于下游客戶。

            中國芯片企業的困境來自全球環境壓迫以及缺少尖端的制造工藝。目前,我們已經看到有一部分客戶在半導體的采購上遇到一些困難,短期看來我們的訂單會稍微延緩,可是長期來看電子產品需求還是會持續成長。

            半導體是目前全球都遇到的困境,日本、歐美客戶都有相同難題。除了疫情影響,主要還是行業本身的原因,特別是汽車行業的芯片出現了供不應求的局面。

            人物周刊:5G手機被認為是未來的主流。三星、小米、OPPO和Vivo都是村田的客戶,它們在5G手機上這兩年來表現出了怎樣的需求?

            佐藤俊幸:這些都是村田重要的客戶。研究公司(GFK)稱,2019年5G智能手機出貨量為800萬,2020年2.1億,2021年5.22億。同樣是智能手機,低端機型和5G高端機型的元件數量會有2-3倍的差異。

            5G時代,高性能、多功能化發展,需要更高密度的貼裝,需要更小、更薄和更先進的電子元件。村田從早期就開始從材料、生產工藝和產能上著手準備。目前,由于客戶的提前采購,供應仍然非常緊張,但我們已經設法趕上了需求。

            人物周刊:村田也服務于5G基站,能否介紹一下村田的產品在中國5G基站的應用?

            佐藤俊幸:中國的5G在實際應用方面處于世界領先地位。5G基站的供應商是我們非常重要的客戶,如華為、中興、大唐,我們為他們提供非常多樣化的產品。例如儲電放電的陶瓷電容器,過濾掉不需要信號的降噪濾波器,還有在5G天線接收的各種各樣信號中,能夠切實接收到需要信號的射頻濾波器。 目前中國所實行的5G是在Sub-6GHz頻段,未來會導入毫米波頻率,這對我們來說又是一個很大的發展機會。毫米波能夠傳輸的資料量比GHz是有爆炸性增加的,但因為頻率非常高所以信號能夠傳輸的距離比較短,因為傳輸距離短,電信商要設置很多基站,從而我們產品的需求量就會有很大增加。

            (▲ 5G 基站增長趨勢村田預測)

            人物周刊:目前中國興起造車熱,對于元器件品牌來說,傳統車企和新能源車企的需求有何不同?

            佐藤俊幸:村田的汽車客戶年銷售額約為2700億日元,占總銷售額的16.8%。中國的汽車市場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和智能聯網汽車的實際投入使用也非常迅速。它們每輛車使用的元器件數量是傳統車的三倍以上。為什么需要這么多?因為需要裝攝像頭或傳感器去檢測周圍的障礙物,基于得到的信息,車上的半導體芯片就要做出判斷,是該剎車還是轉彎。形象地說,就像車里面裝了一臺高性能服務器。越智能的車,需要的元器件越多。 村田在三年前啟動了專門的中華圈汽車團隊,我們的新客戶包括滴滴、百度、阿里巴巴、上汽集團、騰訊、蔚來、特斯拉、理想、小鵬汽車等。

            人物周刊:3月底,村田的天貓旗艦店上線了,這是出于什么考慮?

            佐藤俊幸:村田是為數不多入駐天貓的元器件制造商,旨在為中國更廣泛的顧客群體提供服務,特別是有小批量采購需求的客戶和獨立開發者,可以幫助孵化更多的本土中小型創業創新公司,未來在其壯大后,也能繼續信任我們。

            “過去77年,我們從不以數據為目標驅動自己”

            人物周刊:作為2004年就在深圳工作過的企業家,怎么看待中國在這17年間的變化?

            佐藤俊幸:我在中國前后加起來有十年。中國變化真是非常大,最深刻是客戶的變化,現在的客戶比起十幾年前,越來越多地關注最先進的技術。例如十幾年前在深圳,那時候“山寨機”客戶非常多,現在做5G或是自動駕駛的客戶,更愿意投入相關先進技術的研發。

            人物周刊:村田成立于1944年,至今在全球市場仍非常成功。它與眾不同的企業文化是什么?

            佐藤俊幸:一個很重要的,是我們的“社訓”,即所有員工共享的價值觀:“磨礪精湛技術,實踐科學管理,供應獨特產品,貢獻文化發展,積聚信譽為本,謀求企業繁榮,彼此互助互惠,至誠感謝合作。”

            社訓在很多時候會成為我們判斷事情的標準。比如開發產品時,“供應獨特產品”就會是一個標準,同行已經在做的我們就不做,或是加上什么做出差異化。

            人物周刊:社訓是在一開始就形成的,還是后來會進行變化和調整?

            佐藤俊幸:這個是公司創立不久之后就確定的,后來沒有修改。

            社訓是創始人匯總他的經驗產生的。比如創始人的父親是做陶瓷的,餐盤之類,當地有非常多類似的公司聚在一起,都是親朋好友,創始人認為如果我做得太突出就會壓制好朋友的生意,所以就想能不能利用陶瓷技術做不一樣的產品,就成立了村田。做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貢獻社會,這是經驗當中產生的社訓之一。

            人物周刊:在村田工作三十多年,是什么激勵和吸引著你始終為它努力工作?

            佐藤俊幸:我曾經也想過轉行,收到過其他公司的邀請,但那時公司給了我一個去海外工作的機會。我是在日本鄉下地方長大的,憧憬大都市,所以想去東京上大學,到東京之后又想看更寬廣的世界,村田那時候給了我這樣一個機會,我非常感謝。

            另外村田經常在不同的職能之間輪崗。我原本是做營銷工作,后來有六年時間到商品事業部,學到了涉及整個產品戰略的內容。我很贊同這種培養人才的方式,累積不同經驗,視野會更寬廣,譬如人力資源部的同事到商品事業部門學習后,再回去,就會知道商品事業部需要什么樣的人才。工程師也一樣,經歷了不同角色之后,他的組合技能就會變多,也許就可以把A的技術加上B的技術發展出一個新的東西。

            人物周刊:在村田,員工的工作節奏是怎樣的?

            佐藤俊幸:我們現在在中國和日本,都在改革工作方式,譬如導入彈性工時,每個禮拜可以申請一次在家上班,未來還會考慮進一步增加靈活性。疫情中看到,現在通訊技術非常發達,就算在家上班也不會影響客戶滿意度,我們也考慮到很多家里有孩子的員工的需求?偟膩碚f,公司要考慮到員工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如果做得不好,長期來說會留不住人才。

            人物周刊:村田內部設計產品的邏輯一般是怎樣的?

            佐藤俊幸:可以說,我們預判性很強。我33年前剛入社的時候,當時的社長即創辦人就說未來電話是可以放到口袋里面的,當時電話還是很大一個需要接有線的轉盤電話,他非常超前,決定從那時開始就要發展高周波、高頻率元件。

            一般來說,我們會做一個市場路線圖,指市場未來可能會變成什么樣子;為了達成這樣的市場,客戶會產生什么需求,形成一個需求路線圖;接到這樣的需求我們又必須提供什么產品,就有了產品路線圖;為了做出產品,我們必須具備哪些技術,再做出技術路線圖。我們不斷做這樣的循環,從市場到客戶需求到產品到技術。

            比如眼下,我們知道6G時代頻率會變得更高,現在使用GHz(千兆赫茲),到6G是THz(太赫茲)頻率,從而要研究為了達到這么高頻率所需要的元器件產品。

            人物周刊:村田未來3-5年的目標是什么?

            佐藤俊幸:大家可能會有點驚訝,過去77年,我們從不以數據為目標驅動自己。不會去設計比如三年或五年后,達到怎樣的營業額、營業利潤。反而我們會向股東、員工、利益相關者共享未來的藍圖是什么樣的。

            (▲ 村田的CS以及ES藍圖架構)

            我們的藍圖有兩個架構,一個是CS(客戶滿意度),即客戶價值鏈的優化和最大化,一個是ES(員工滿意度),將員工成長視為最高價值。通過這兩方面驅動技術革新。 我們想成為全球第一的元器件制造商。雖然我們目前有一些在全球暢銷的產品,但是這個“第一”并不定義為營業額,我們的“第一”是希望通過產品和服務,在目標領域里能成為客戶最優先選擇的廠商。

            榜單收錄、高管收錄、融資收錄、活動收錄可發送郵件至news#citmt.cn(把#換成@)。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极品粉嫩老师自慰网站APp
          <bdo id="2umnn"><optgroup id="2umnn"><dd id="2umnn"></dd></optgroup></bdo>
        1. <option id="2umnn"></option>
          <option id="2umnn"><source id="2umnn"><ruby id="2umnn"></ruby></source></option>

              <div id="2umnn"></div>

                <option id="2umnn"></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