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okddc"><strong id="okddc"></strong></acronym>
    1. <td id="okddc"><strike id="okddc"></strike></td>

      <track id="okddc"></track>
      <track id="okddc"><ruby id="okddc"></ruby></track>
      首頁 > 資本

      教育巨頭扎堆做硬件 讀書郎沖刺上市能否突出重圍

      2021/11/08 11:53      港股研究社   


        讀書郎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

        11月4日晚間,據港交所消息,讀書郎教育控股有限公司在港交所遞交招股書。

        說到讀書郎,絕對算得上80、90后難以抹去的記憶,那時的讀書郎靠著簡單粗暴的廣告營銷成功打開了市場,有風靡全國之勢。

        “小呀嘛小兒郎,讀書就用讀書郎”,“今天用了讀書郎,將來必成狀元郎”。

        朗朗上口又不失魔性的廣告詞成功洗腦了廣大孩子和家長,讀書郎一躍成為學習機知名品牌。

        如今,再提讀書郎似乎已成時代烙印。

        回頭來看,讀書郎成立于1999年,最開始立足于硬件產品開發,知名的有點讀機、學生電腦、平板電腦,如今擴展直播雙師、智慧課堂兩項新業務,試圖在擺脫只賣硬件的標簽。

        令人不解的是,為何一家教育品牌沉淀22年才提起上市,難道老教育品牌難道也陷入了“缺錢”困境?

        從單一點讀機到雙線并行

        讀書郎品牌創立之初,與早期小霸王學習機還有著一段淵源,小霸王是中國最早的教育電子產品提供商,由投資大佬段永平于1987年創立,讀書郎創始人陳智勇1988年加入,兩人共事8年,這為后期讀書郎的成功創立鋪墊了良好基礎。

        1999年5月,大受啟發的陳智勇創辦讀書郎。發展至今,讀書郎已成為一家提供涵蓋整個K12年級核心學科的校外輔導課程,設計、制造和銷售各種智能學習設備,含智能教育平板、智慧課堂解決方案、可穿戴產品和一些智能配件的教育品牌。

        從整個發展歷程來看,讀書郎2004年推出第一代F4點讀機和第一代P4學生電腦,2013年推出第一代G3學生平板,在看到硬件的短板后,2017年讀書郎組建教育研究院,嘗試進軍雙師直播課和教學一體化系統解決方案智慧課堂。

        至此,讀書郎不再單一的從事硬件產品研發,轉身在線教育,尋求新的經濟增長點。

        業績戰況上,讀書郎這兩年的表現值得肯定。招股書顯示,讀書郎教育收入由2018年的6.32億元人民幣(下同)增加6.0%至2019年的6.7億元,并進一步增加9.6%至2020年的7.34億元。同期,公司凈利潤由2018年的2682.2萬元增加158.9%至2019年的6943.5萬元,并進一步增加32.5%至2020年的9201.3萬元。

        縱觀國內K12校外教育科技服務市場,教育平板電腦仍是主流,沙利文數據顯示,教育平板電腦于2020年的總出貨量達445.5萬臺,相當于125億元的零售市場總額。

        反觀讀書郎,去年總出貨量約為50.5萬臺,排名第二且市場份額為11.3%;銷售市場規模約為人民幣18.4億元,排名第二且市場份額為14.7%。在校外教育科技硬件產品上,雖不是第一,但也做出了不錯的成績。

        總的來看,讀書郎這個教育科技領域里的老牌玩家發展一直都還比較穩健,但除開本身呈現出較好的一面,在如今這個熱潮洶涌的教育賽道上,讀書郎所處的環境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囿于“單一”營收圍城

        在硬件產品所處賽道上,目前國內學習機品牌形成了步步高、讀書郎、優學派三足鼎立的局面,根據2020Q2數據,步步高以41.8%的市場份額獨占鰲頭。讀書郎和優學天下則分別位于第二和第三位,市場份額占比分別為10.40%和9.10%。

        據沙利文數據顯示,教育平板電腦仍然是中國K-12校外教育科技綜合服務市場的核心部分,中國幾乎所有的行業龍頭企業都已從事教育平板電腦的開發,2020年4月華為發布了一款定位學習教育市場的華為MatePad。而賽道之中的小霸王憑借低價和線上渠道成為市場“新勢力”,占據8.3%的市場份額,與讀書郎和優學天下差距不斷拉小。

        此外,硬件配件上,為滿足當下新時代的需求,伴隨AI新技術的成熟,各大頭部教育公司也都紛紛推出了自己的教育臺燈、詞典筆、印刷機等,試圖搶占硬件“入口”,2020年3月,騰訊推出智能臺燈“AILA”,提供護眼照明、智能對話、指尖點讀、自動批改作業、AI講題等智能功能。

        以此來看,讀書郎所處的硬件賽道面臨的壓力可謂不小,即使排名第二市占率與第一名仍存較大差距,而與第三第四并沒有拉大差距,且競爭邏輯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傳統的硬件思維并不足以支撐讀書郎應對強勁的對手。

        銷售渠道細分領域看,讀書郎包括線下經銷商、自營網絡平臺、線上經銷商,目前已建立完整線下經銷帶,招股書顯示,截至到2021年4月,公司與93名線下經銷商簽約,這些經銷商控制3793個銷售點,分布于全國31個省和自治行政區(包括直轄市)的346個城市。

        于往績記錄,線下經銷商的銷售額分別貢獻公司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總收入的93.8%、91.7%及85%。2020年,自營網絡貢獻2.9%,線上經銷貢獻10.3%,線下仍占主導。

        顯然,線下經銷為讀書郎的業績貢獻了絕大部分的功勞,而反過來,讀書郎的業績也受制于線下經銷商經營銷售點表現的風險。

        四大收入來源看,讀書郎的收入來源四大板塊,包括教育平板、智慧課堂、可穿戴產品、智能硬件等,其中教育平板獨占大頭,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的銷售額占比分別為74%、80.8%、90.6%,同期的出貨量分別為39.96萬臺、45.69萬臺、48.46萬臺。2020年,智慧課堂收入才占3.1%,可穿戴產品占比4.3%,智能掃讀筆產品,最近三年貢獻收入1020萬元、600萬元、210萬元。

        從中看出,教育平板對于讀書郎的發展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但這可能是把雙刃劍,在帶動營收增長的同時也讓讀書郎陷入了單一收入的被動局面。

        但值得慶幸的是,在當今各行各業消費升級的趨勢下,整個教育市場的發展規模正在不斷變大,這也給眾多教育賽道上的玩家提供了更多的發展機會。

        結語

        目前,K12校外教育科技服務市場利好。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中國K12校外教育科技服務市場的總市場規模由2016年的208億元增加至2020年的1456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62.7%。預計將于2025年的總市場規模進一步增加至6782億元,自2020年至2025年復合年增長率為36%。

        但在當前在線教育市場發展前景并不明朗的前景下,讀書郎于在線教育上的拓展路徑幾乎已被封住。原本計劃從在線教育市場切入,通過讀書郎智能硬件產品銷量來實現內部流量的轉換的打法或許已經行不通。未來,讀書郎能否在既有業務上尋找到新的增長點,將會是檢驗其未來能獲得多少估值的關鍵點。

        文|港股研究社(ganggushe)

        榜單收錄、高管收錄、融資收錄、活動收錄可發送郵件至news#citmt,cn(把#換成@)。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久久精品中文字幕有码

        <acronym id="okddc"><strong id="okddc"></strong></acronym>
        1. <td id="okddc"><strike id="okddc"></strike></td>

          <track id="okddc"></track>
          <track id="okddc"><ruby id="okddc"></ruby></track>